大官吃定小官,小官反噬大官,玄机何在?| 水浒新说

首页 > 知识文化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0日 18:04编辑:MBA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原标题:大官吃定小官,小官反噬大官,玄机何在?| 水浒新说

水浒里,大官和小官间的和谐状态,在官场上比较罕见。更多的时候,官场生态如韩非子所说“上下之间一日百战”,大官欺负小官,小官反噬大官。

水浒是一部写黑社会的书。黑社会的另一面是当时的官场。

官场上有大官,也有小官。小官想提拔,要讨好大官。

黄文炳经常给蔡九知府拎点东西表表心意,宋江跟知县时文彬玩得很好,朱仝给知府照看小孩儿,我本将心照明月,与黑社会交投名状并无二致。

上述诸人都是上进心比较强的人,又没有靠山,经常表示和走动,博取上级的好感,有利于个人的进步和发展。

在水浒里,上面说的大官和小官间的和谐状态,在官场上比较罕见。更多的时候,官场生态如韩非子所说“上下之间一日百战”,大官欺负小官,小官反噬大官。

1

官大一级压死人。大官一发脾气,小官就死无葬身之地。

小混混高俅当上了太尉,上任第一天就要找禁军教头王进的麻烦,报王进父亲的一棒之仇。王进母子为了保命,只能离开首都东京,连夜远走他乡。

林冲发现老婆受人欺负,拳头打出去又收回来,因为他要打的人是上司高太尉的儿子高衙内。

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已经削发为僧的鲁智深可以扬言痛打高衙内三百禅杖,身在官场的林冲却只能忍气吞声。

▲身在官场,林冲只能忍气吞声

大名府留守梁中书身居高位,按照鲁迅先生的话来说,是做了女婿换来的。他虽然是大奸臣蔡京的女婿,但与高俅等人相比,毕竟科举正途出身,劣迹不算太多。

青面兽杨志流落东京,杀死了没毛大虫牛二,被判脊杖二十,刺配大名府留守司充军,梁中书爱惜杨志的人才,还特意安排杨志做个小军官儿。

为了让人心服口服,梁中书决定采取校场比武的方式,首先出场与杨志比武的是索超的徒弟周谨。在两人比试枪法时,大将闻达让人去掉双方枪头,用布片裹住,在地上蘸了石灰。

结果,杨志只有左肩胛上一点白,周谨像打翻了豆腐似的,全身有三五十处白点。看来,周谨不是杨志的对手。

大将李成为了挽回大名府诸将的面子,建议两人比试弓箭。杨志害怕有伤亡,不愿意比,结果梁中书说:“武夫比武,何虑伤残?但有本事,射死勿论。”

可见,在梁中书的潜意识中,杨志、周谨等小官的命无足轻重,死了也就死了。

郓城县的都头雷横,得罪了新任知县的姘头白秀英。县令吩咐手下枷住雷横,号令在勾栏门口示众。雷横在县令眼中,属于砧板上的肉。但他以刑侦人员的身份跑到晁盖的东溪村,照样吃香的喝辣的,临行前还要拿下十两银子的好处费。

董超、薛霸这样的公人,啥也不是,属于最基层的工作人员,也许属于没有编制的临时工,照样有人送金送银,随时准备按照买主要求杀死林冲之类被押解的犯人。

高太尉对付林冲,当然不会直接吩咐董、薛二人。太尉身边少不了陆谦这样的帮闲。一旦董超、薛霸完不成任务,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高太尉对他们还算仁慈,打了几十板子,充军发配大名府。结果,这两位在押解卢俊义的途中死在燕青手下。

2

大官不好惹,大官身边的奴才更不好惹。奴才们想主子所想,急主子所急,为了讨好主子,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敢做。

高太尉对林冲的步步紧逼,是通过陆谦、富安等人的恶行实现的,要不是他们追杀到沧州牢城营,林冲也不会被逼上梁山。

喜欢当官的杨志在梁中书的关心下,终于成为一名提辖,没想到在押送生辰纲的途中,处处受老都管谢某的掣肘。

谢某原来是太师府的奶公。奶公者,奶妈的老公也,本来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太师府的奶公,就非同小可,直接就安排到梁中书家做都管,凌驾于无数小官之上。

在押送生辰纲途中,老都管训斥杨志说:“我在东京太师府做奶公时,门下军官,见了无千无万,都向着我诺诺连声。”

宰相门前三品官,老都管之所以仗势欺人,就在于背后有蔡太师、梁中书这样的高官做靠山。

杨志挑了一担金银到京城求官,一无所获,犯下死罪,刺配大名府,三场比武,以命相搏,换来了一个芝麻小官。杨志没想到求到了官,还得仰人鼻息,还得看老都管等奴才的眼色。

▲杨志没想到求到了官,还得仰人鼻息

生辰纲受劫,太师府的干办来到济州府,勒令府尹十天内破案,气势嚣张地说:“若十日内不获得这件公事时,怕不先来请相公沙门岛上走一遭。”

沙门岛是专门拘押重刑犯的地方,去了就无活路。水浒英雄中,只有犯了谋反罪的卢俊义才刺配沙门岛。

府尹受了太师府来人的威胁,再威胁负责办案的三都缉捕使臣何涛,十日之内不能破案,就要把他迭配远恶军州雁飞不到的地方。

何涛手下上千名公人,拿到现在说,应该是地级市的公安局长一级的官儿,在府尹面前,照样别无选择,只得让文笔匠在脸上刺上“迭配……州”的字样,空着州名等待填写。

3

前面讲了这么多,无非是大官欺负小官,大官的身边人也欺负小官,小官儿好像除了欺负老百姓,别无他法。其实也不尽然,小官也常常糊弄上级。

济州府捕头何涛,来到郓城县找知县商量破案事宜,接待他的是当时还在郓城县做押司的宋江。

宋江口口声声说何涛是上司衙门里的人,表面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其实心里根本不把何涛当回事,不仅私拆、偷看公文,还给抢劫团伙的头目晁盖通风报信,给政府和蔡太师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

▲宋江表面一副毕恭毕敬,其实心里根本不把何涛当回事

朱仝、雷横两位都头,负责郓城县的社会治安,表面上对知县言听计从,尽挑好听的说,实际上一会儿放晁盖,一会儿放宋江,把知县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些小官根本不把大宋政府的规定放在眼里,对上级领导的指示也是阳奉阴违。

在情与法之间,他们往往不选择法,而是另有一套规矩。对于宋江、朱仝、雷横而言,江湖义气远比国法、官威重要得多。

在牢城营,差拔是管营的下级,但也克扣管营的好处。林冲送十两银子孝敬管营,差拔就克扣下了五两。

这种情况,管营也未必完全不知情。勒索犯人钱财,是个脏活儿,如果碰到武松这种刺儿头还要落得老大不自在,管营不可能一一去收钱,只能让差拔厚着脸皮讨要。

所以,官营一般不会斤斤计较,水至清则无鱼,放水养鱼,总比大家都一无所获好。

当然也有戴宗这样的监狱领导人,事必躬亲,好处一人独占,结果手下的小弟们都穷得叮当响。李逵在戴宗手下当小牢子就没有什么油水,小饭店请宋江撮一顿都拿不出钱。

小官对于大官儿的反噬,一是出工不出力,朱仝、雷横抓罪犯属于这一类。二是小官儿利用专业知识上的优势愚弄、糊弄大官儿。

江州黄孔目,此人是戴宗的好朋友,在蔡九知府要处斩戴宗时说:“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又是国家景命。直至五日后,方可施行。”

正是黄孔目的故意拖延,给梁山好汉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三是直接咔嚓掉。

造船专家孟康,嗔怪上级催促和责罚,杀了上级,逃在江湖上绿林中安身。

花荣很鄙视他的上级刘高。“这厮又是文官,又不识字。自从到任,这把乡间些少上户诈骗。朝廷法度,无所不坏。”刘高最终也死在花荣手里。

花荣杀上级领导,理由是领导是文化人却又不识字,但杀无妨,理由够奇葩。名义是为了严肃朝廷法度,结果却是自己上梁山做强盗。

这一通强盗逻辑,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门动态本月排行

热门动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