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最富医生黄馨祥买下《洛杉矶时报》,扒扒这位华裔手中的神秘医疗集团

首页 > 学习交流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0日 19:47编辑:AI掘金志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原标题:全美最富医生黄馨祥买下《洛杉矶时报》,扒扒这位华裔手中的神秘医疗集团

美国最富有医生黄馨祥5亿美元欲收购《洛杉矶时报》。作为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洛杉矶时报》近期传出将易手的消息,新买主将以5亿美元的金额买下《洛杉矶时报》和旗下的《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而背后的买家,则是美国最富有的医生黄馨祥。

5亿美元,原来当医生可以这么富有?但是,当你看完他的经历就会知道,除了医术精湛之外,黄馨祥在投资市场和商业布局上亦有其过人之处。

黄馨祥是谁?

黄馨祥现年65岁,是特朗克公司第二大股东。在美国,人们叫他Dr. Patrick Soon-Shiong Chan。美国《福布斯》杂志估算,黄馨祥净身家大约78亿美元。

陈颂雄是谁?

黄馨祥于1952年出生,既是医生、科学家,又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黄馨祥成立过多个公司,其中包括VivoRx、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APP)、Abraxis BioScience、NantOmics、NantHealth、NantWorks。APP在2008年以5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德国Fresenius SE公司,现金和股票共值30多亿美元。2010年,他以29亿美元的价格Abraxis BioScience出售给Celgene公司。这一波操作,让黄馨祥2016年的身价高达90亿美元(人民币约560亿元)。

黄馨祥现任NantHealth、NantWorks、以及名下多个基金会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CEO)。黄馨祥也是洛杉矶湖人的小股东。

上面这一番投资和操作,凸显了黄馨祥在市场和投资方面的敏锐嗅觉,但别忘了,他的本职是一名医生。

作为一个外科医生,黄馨祥曾任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1993年,黄馨祥第一次把糖尿病疗法运用于人体试验,成功对一位糖尿病人进行了胰腺细胞移植,虽然移植细胞几个月后,病人又不得不恢复注射胰岛素。但这也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

VivoRx是黄馨祥人生中成立的第一家医院,专攻糖尿病药品的研发。当时,大型制药商麦兰和黄馨祥的大哥都对其研发的胰腺细胞移植很感兴趣,他们共同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万美元的投资。

上世纪90年代末,他扩大了对癌症治疗的研究。他组建了Abraxis BioScience,从事抗癌药物紫杉醇纳米制剂的研究。其中一种药物对他的影响至关重大,成为他日后财富增长的基础,它的名字叫“Abraxane”,这是一种将热销抗癌药Taxol包入白蛋白的制剂,目的是让癌细胞吞噬白蛋白中毒而亡。2005年,该药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使用。除紫杉醇纳米制剂外,黄馨祥还拥有另外50多项美国专利。

陈颂雄的医疗商业版图

NantWorks是黄馨祥创立的控股母公司,旗下有九家子公司,其中两家是上市公司(NantHealth和Nantkwest),主攻癌症制药研究和医疗大数据。

NantHealth

NantHealth 是一家以精准医疗和健康大数据为主的健康科技公司。近十年来,NantHealth开发了一套自适应学习系统,其中包括独特的软件和硬件系统基础架构,可收集、分析和解释数十亿分子,不断改进决策,并进一步优化临床路径和决策算法。

NantHealth于201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着重研发精准抗癌治疗产品,包括:

GPS 精准癌症分子测序:全球最全面的癌症分子检测;全基因组和蛋白质因测序。通过对病人全面分子检测,找到与其基因突变相关的靶向药和临床试验项目。

Eviti癌症数据库:美国最完整的癌症数据库和循证诊断决策软件。通过对不同治疗方案疗效和价格比对,让保险公司和医生做出最佳诊断决策。数据库有针对不同种类癌症治疗数据并实时更新。

医疗数据与健康档案自动载录系统: 美国第二大医疗器械一体化(Medical Device Integration)应用程序和硬件。无论何种医疗器械记录的体征数据,或何种电子病历制式,该程序可以自动将体征数据导入电子健康档案,节省医护人员的人工输入,提高效率和准确度。

2012年10月,黄馨祥宣布NantHealth的超级计算系统和网络,可以仅花47秒的时间从癌症样本中分析基因数据,用18秒的时间进行数据转换。

2015年,流动式电子病历产品龙头企业Alls收购了NantHealth 公司部分股权,投资总额达到了2亿美元。两家公司计划联合开发一系列新产品:基于应用程序界面对两家公司解决方案进行整合;通过 Alls的FollowMyHealth解决方案研发GPS Cancer测序;整合NantTransporter 使 NantCancer Genome Browser、NantContraster和Paradigm等产品可以访问数据;具备语义互操作性的ACO解决方案。

在这些产品帮助下,医生和病人可以积极参与到疾病的治疗过程之中,并且尽早对病情采取干预治疗措施。

2017年12月4日,NantHealth宣布支持加利福尼亚大学发起的一项研究,旧金山(UCSF)使用NantHealth的GPS Cancer?基因组分子分析测试来探索转移性或复发性乳腺癌患者的分子基础。这项研究由联合首席研究员Hope S. Rugo博士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Denise M. Wolf博士领导。

NantHealth将2017年收入增长276%归功于GPS Cancer?和先进的肿瘤解决方案。随着业务的不断推进,GPS Cancer还将目光放在了东南亚国家以及墨西哥等南美地区。在去年第三季度,NantHealth与新加坡的亚洲基因组公司(Asia Genomics)签署了全球定位系统癌症协议,根据该协议,亚洲基因组学将向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和菲律宾的医生分发全球定位系统癌症。

GPS收入在第三季度超过100万美元,比第二季度增长128%。总收入则达到了2180万美元,比上年的2070万美元增长了5%。

NantBioScience

NantKwest是黄馨祥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研发用NK细胞发展免疫抗癌药的临床研究公司,附属于NantBioScience。NantKwest公司基于NK细胞的平台利用生物活性杀伤细胞作为生物癌症治疗的策略,其设计目的是通过三种不同的作用模式诱导细胞死亡,抵抗癌症或感染细胞:

在制药领域,NantBioScience开发了小分子合成化合物,包括抗体在内的生物制剂以及包括NK同种异体移植平台在内的基于细胞的免疫治疗药物。

在诊断领域,NantBioScience开发了用于治疗指导的组学和分析平台,包括全面的肿瘤/正常基因组和转录组学分析以及定量复合蛋白质组学。NantBioScience还开发了一种复杂的新型表位鉴定平台,可以鉴定适用于肿瘤特异性抗原的新表位; 这些新的肿瘤特异性抗原可以用于腺病毒和/或NK平台。这些组学分析最近已通过CLIA / CAP认证实验室提供。

NantBioScience2016年4月宣布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合作,签订了一项合作研究与发展协议。在CRADA、NantBioScience及其附属机构,如NantKwest在单一疗法和联合免疫疗法中进一步发展他们的专有重组NK和单克隆抗体。

其它子公司则着重研发抗癌药物和精准分子测序,包括NantOmics、NantCell 等 。

NantOmics提供包括GPS癌症和靶向蛋白质组学,结合DNA测序、RNA测序和定量蛋白质组学等服务,NantOmics提供患者癌症的综合分子图谱,其解决方案可以检测癌症中的基因组和蛋白质组学改变,并为个体化的患者管理确定潜在的治疗选择。

专门用于研发肿瘤免疫疗法的NantCell成立于2015年,次年即获得5700万美元融资。

医疗界的“曼哈顿计划”

以上九家公司只是黄馨祥以NantWorks为“养分”结出的果实,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

美国的医疗费用每年都在增长,包括医院和诊所在内的医疗集团的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黄馨祥认为,医疗费用的提高是因为各机构之间缺乏沟通。这些医院无组织、无资金,甚至没有技术能力创建通讯基础设施。因此,从第一家开始,黄馨祥打开了他这部“医疗机器”的开关。

普罗维登斯医疗服务系统(Providence Health & Services,PHS)率先开展黄馨祥的医疗界“曼哈顿计划”,PHS是俄勒冈、加利福尼亚、阿拉斯加、华盛顿、蒙大拿等州34家医院组成的天主教非营利性医疗系统。

在美国,大约有1/3的胰腺癌患者接受了错误治疗。黄馨祥意识到,如果不与高科技神经系统相连,单凭计算机智能无法解决该问题。

他收购费城的Eviti公司,这是一家向保险公司提供服务的公司,能保证癌症医生不会开错药(及为开错药买单)。公司有30名肿瘤学家和护士浏览最新医学期刊保证信息更新。

黄馨祥还收购了佛罗里达州为医院设备与电子健康记录系统联网的iSirona公司。如今他声称能够整合包括脉搏血氧仪、血压监测设备和体重秤在内的6000种不同医疗设备及所有主要医疗服务供应商的数百种诊疗软件和财务软件。

黄馨祥还买下了其它一些技术:可让医生在移动设备查看CT扫描图像和核磁共振图像的工具Qi Imaging;售价80美元的药品GlowCap,患者服药时间一到便自动发光,打开瓶盖后医生便可知悉。另外黄馨祥还一亿美元收购改造了美国政府高速计算机网络National Lambda Rail,打通了数据传输的壁垒。

所有这些技术设备——再加上黄馨祥自行研发或收购的几十种,通通被纳入了错中复杂的商业版图中。

作为在南非种族隔离时代成长的中国移民之子,黄馨祥已经习惯被人质疑,并且在这些质疑声中一次次地证明了自己。他16岁高中毕业,22岁从医学院毕业。他的第一个病人是南非白人,不让黄馨祥接触他。但在黄馨祥治好了他的鼻窦炎之后,他逢人便说:“找那个中国人,一定要让他给你看病。”

“当别人否定我能力的时候,那便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黄馨祥曾表示,“我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或目的这样说我,但我都会这样回答他:太好了,因为这正是我需要做的。”黄馨祥觉得,如果想有所作为,就不能随波逐流,“持不同观点或者标新立异,这没有什么不对。”

因此,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从未踏足过传媒界的陈颂雄,并不是一件意外之事。对于渴望别人关注的他,收购《洛杉矶时报》无疑将提升自己在当地传媒界的影响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门动态本月排行

热门动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