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网下的冤魂——砂石堆里惊现一具男尸,是意外还是谋杀?

首页 > 社会服务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0日 21:44编辑:警探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原标题:电网下的冤魂——砂石堆里惊现一具男尸,是意外还是谋杀?

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头陀镇位于安徽省著名的佛子岭水库的南端,一条通往佛子岭的小河往南连接着头陀这座小镇。小河之畔有个叫西美村的村子,你从村头看去,古道、黄昏、落日,小桥、流水、人家,即刻映入你的眼帘,你会由衷赞叹好一幅农村田园的美景!

然而,2007年3月31日中午,村头小河畔的一具浮露水面的男尸令善良朴实、见识不广的村民们惊吓不已......

佛子岭"电网下的冤魂

——岳西警方侦破“3.31”命案纪实

白日河畔 男尸惊动乡邻

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头陀镇位于安徽省著名的佛子岭水库的南端,一条通往佛子岭的小河往南连接着头陀这座小镇。小河之畔有个叫西美村的村子,虽然人不多,但这里常年气候宜人,树木四季常青,风景秀丽迷人,你从村头看去,古道、黄昏、落日,小桥、流水、人家,即刻映入你的眼帘,你会由衷赞叹好一幅农村田园的美景!然而,2007年3月31日中午,村头小河畔的一具浮露水面的男尸令善良朴实、见识不广的村民们惊吓不已。

这天中午1时许,青年村妇李爱霞和婆婆一起来到小河边洗衣,洗累了之后的李爱霞站起身子伸了一下懒腰;中午的阳光照在水面波光粼粼还很刺眼,李爱霞不由得眯起眼睛朝前方看去。这一看不禁让她吓出一身的冷汗,不由“天啦”发出一声尖叫,前面砂石堆旁竟然躺卧着一个人,是一个男人,躺在那里却一动不动……

案情就是命令,岳西县公安局110接到黄尾派出所的报告后,立即统一组织、调动警力赶赴案发现场。

下午1时30分,第一批侦查员、法医从县城驱车赶到案发现场,随即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经现场初步勘验,发现死者系一男性,头骨已摔碎,身边有一把手电筒,尸体四周只有少量血迹。侦查人员搜寻工作围绕尸体的周边现场扩展开去,进行认真而仔细的勘察;法医随即对尸体进行尸检,发现死者的脚上是当地农民都普遍穿的一双解放鞋,右脚朝外的鞋边还烧了一个洞,脱下一看,发现死者的右脚上外侧有电击伤痕,也正好是在死者解放鞋被火烧的同一个洞口方位,当即认定这个鞋洞也是电击所致。富有经验的侦查人员通过对周边现场的勘察发现,尸体所在之处不是第一现场。从死者的头骨摔碎的情况看,如果这个人是从小河边的木桥上摔下,周边会残留有大量的血迹,可现场全都搜寻遍了连一滴血痕都没有。那么,第一现场又在哪里呢?侦查员们认为当前先行入手的是寻找尸源。

查明死者 第一现场不明

侦查员们从尸体现场分析,小木桥这一块是个相对封闭的地方,离最近的村民人家也有l公里路,再加上这一带是深山老林,行人稀少,场地又不开阔,四周被层层山林环绕,很难看清楚几百米外的景物。

这具男尸究竟是谁呢?侦查员们和黄尾派出所的民警立即分组走访群众,通知周边的群众来到现场辨认尸体。很快就有人认出死者是西美村许湾组村民李益祥,现年50多岁了。民警派人立即通知其哥哥前来进一步确认,经死者的哥哥辨认,确定这正是他弟弟李益祥。死者的哥哥说,死者这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干农活,还说说笑笑,一日三餐饭量也很大,死者还对哥哥谈及自己想出去看看,做点药材生意,赚点钱改善生活,过上好日子。这些种种迹象表明,李益祥没有自杀的可能。连他的亲人们和村民都说,李益祥的死实在太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他们从心理和感情上都接受不了,纷纷要求公安机关迅速查清原因和案情真相。据警方初步调查,死者于3月27日晚从家中走出后,就未回家。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分析案情,侦查员认为案件比想象的复杂多了,因为当前所发现的尸体现场只是一个移尸、抛尸的现场。因此,必尽快要找到第一现场,要扩大侦查工作的范围,积极获得有价值的破案线索,从中摸排梳理,寻找案件的突破口;另一方面立即向安庆市公安局报

告,请求市公安局法医的支持,以最快的速度全力破案,消除此案给山区村民带来的不良影响。

现场参战的二十多名民警接到县局的指令后,被编成四个工作小组:一个指挥小组和三个侦查工作小组,一组以所属地派出所民警为主,走访调查死者生前的社交圈;二组民警重点走访了解死者从3月27晚离家出门后的去向和当天死者的活动情况;三组以抛尸现场为中心,以5公里的半径划圈向四周辐射,扩大调查面和走访范围。

重点排查 浮出嫌疑对象

一天后,4月2日下午,各组将工作的情况信息汇集到指挥小组,一场“诸葛亮分析会”开始了。据走访死者的民警介绍,死者生前一直是独身一人,在当地是个困难户,忠厚老实也很本分,从不与外人结怨。但死者生前个人生活上有些不检点,但总还不是很“出格”,周边的村民们都知道,大家也都睁一眼闭一眼。死者生前的唯一嗜好就是喝点闷酒,有时喝多了,到处走走说些“疯话”、“大话”瞎吹牛,善电的村民们出自对他独自一人生活的同情,也就一笑了之。

在走访中,民警们发现一条重要的线索,这里有人从外地购买了电击野兽的老虎机,侦查员们认为这是此案最重要的“相关”、“相联”的因素,立即集中警力加大搜查工作。通过大范围的搜查,发现该村有几户农家都买了电击野兽的老虎机(在外市购买的、民间自用)。这种“老虎机”的工作原理是从家里的照明电线接一根线到老虎机上,从机上把线(也就是铁丝)拉到屋后的荒山上,一般都是用几千米长的引线作牵引;此举能够控制几十亩山场范围内的高压电网。电线被固定在离地60cm高处,横跨在深山老林和山间小道,一般是晚上10点以后从铺设电网的人家送电,经过此种方法操作.能够将220v的电经过变压升为7000v送出,这时只要有野兽经过电网控制的区域范围,就能立即被电击身亡。此时,安装在农户家中老虎机上的报警器立即报警,农户即可将高压电当即断电,然后去搜寻获取胜利的“果实”。据了解,从几百斤重的大野猪、笨山羊乃至身轻如燕的野兔、山狐都无一能够逃脱在这种“老虎机”的魔爪之下。侦查员们认为死者脚上有电击伤痕,这是不是与受到“老虎机”的电击有关呢?民警们立即抓住这一线索不放,深入开展摸排,并当即将有电击老虎机的几户农家列为摸排嫌疑对象。

4月3日下午,安庆市公安局法医和有关技术人员一行赶到案发现场,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技术人员再次深入现场勘验,又一次提取了许多重大痕迹物证。专案组对这些物证加以鉴别、分析,重新提出了新的侦查方向。

欲盖弥彰 夫唱妇随露馅

经过对有“老虎机”农户的了解,去年以来,这几户买有老虎机的,都曾经在夜晚实施电击捕猎,曾捕获过大的野猪、野山羊等各类野兽,有的自己家中食用,有的送到了岳西县城和头陀镇上的一些餐馆饭店变卖了。村里其他农户看到有“老虎机”的人家尝到了甜头,都有准备购买此物的打算。办案民警从交谈了解到,该村村民沈有才在谈到电击野兽时说漏出了一些小的破绽。现年43岁的沈有才脑瓜灵活,能说会道,他家离抛尸的现场也最近。他们夫妇在向办案民警谈到最后一次通电打野兽时,先是刻意夫唱妇随,后来在民警的追问下,沈有才说是晚上12点才通电打野兽,而其妻子为有意遮掩,竟说当晚没有打野兽,自己感觉头昏不舒服便早早地睡觉了。沈有才夫妇话语矛盾重重,破绽百出。加之死者也经常到沈某家玩,与沈有才夫妇很熟悉,经常在一起说笑,然而,沈有才夫妇提及死者都有意装作不熟,很少来往。这一切都吸引了警方的视线。

重大嫌疑人沈有才夫妇被“请”到派出所后,经过一天一夜的反复较量,沈有才夫妇依然有着较强的犯罪心理素质,避重就轻地谈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具有丰富审讯经验的侦查员们,为了减轻沈有才夫妇的心理压力,耐心地讲解罪与非罪、轻罪与重罪、过失与故意的关系。办案民警对嫌疑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同时正告沈有才夫妇抵抗拒不交待罪加一等,与其这样不如主动交待求得法律的从宽处理。4月3日下午3时许,沈有才的心理防线被彻底突破。他先是向办案民警要支烟抽,他低着头抽着抽着,半晌才抬起头向办案民警询问: “不是有意杀人的会判死刑吗?”办案民警告诉其只有坦白交待才是唯一出路。沉默了几分钟后的沈有才狠狠地抽了一口香烟,眼睛没有光彩茫然地望着办案民警,口中喃喃地说:“我交待、我交待、我交待……”随后,沈有才的妻子也交待了整个作案过程,俩人交待的情节与过程都基本吻合一致。至此,此案案情真相大白。

错上加错 合伙抛尸毁证

3月27日晚上11时左右,沈有才像往日一样到自家屋后后山看了一遍,见无异常现象,回家后将电击老虎机开通,一次性送出7000v的高压电。大约没过半小时,老虎机上的报警器响了,沈有才夫妇俩人高兴地关了电源开关,沈有才对妻子说:“今天真幸运,这么快就成功了,一定是只大野猪或是大山羊!”边说边追不及待地喊着妻子一起上山收获胜利的“果实”。夫妇俩人拿着手电,借助月光沿屋后小路慢慢地搜寻。在离家屋后约400m处的小路上,远远地看见转弯处的地上有一个黑咕隆咚的细长影子,沈有才以为是只大山羊,待走近一看,夫妻俩人傻了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吓呆了说不出话来!

原来,地上是一个男人趴在路口,右脚缠在铁丝上,一把手电还在地上亮着,斜照着路边的石子。两人连忙把倒在地上的人抱起一看,大吃一惊,倒抽一口凉气,从头凉到脚。倒地的是本村的李益祥,只见他满脸是血,一摸才知早已断了气。当天夜里,李益祥为何手持电筒上山,心里在想萼什么,上山又要去干什么,这一切都无人知晓,他自己也绝不会想到,自己这趟上山竟然把自己的性命送掉了!

“这可怎么办啊!”俩人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不是向警方报警,而是耍小聪明,欲掩盖真相.致使自己朝犯罪的方向滑去。沈有才认为这深夜人不知鬼不觉的,把死者背到别处,造成自己跌死的假象。于是沈有才就背着死者、妻子在后帮扶着,慢慢地背到下河的一座朽桥上,再从5米深的桥头扔下.随后把死者的手电筒也扔下河里,伪装制造了一个过河不小心掉到河里的假现场。回到家后,夫妻二人越想越怕,又拿起铁锹到屋后的现场把地上的几摊血迹铲起撒到树林中,清理了第一现场。

4月4日,重大犯罪嫌疑人沈有才及其妻子被刑事拘留。4月10日,俩人被批准逮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漫长的监狱生活。

【案后思】

此案发生后,确有不少值得令人深思之处。犯罪嫌疑人沈有才夫妇触犯刑律,身陷囹圄,这是他们所始料不及的。他们一开始确实没有杀人犯罪的动机,原本想买“老虎机”捕猎来改善生活,但他们仍是十足的法盲,在明知自己设下的电网将受害人电死后,没有立即报警,反而移尸,抛尸、销毁罪证,以为这样即可瞒天过海,人不知鬼不觉。正是在这种法盲心理的驱使下,沈有才夫妇滑向了不可饶恕的犯罪深渊。

目前,在一些山区农村当务之急是有关部门要加强对“老虎机”等捕猎工具的管理,引导农村山区村民正确使用高压电网。要通过依法、有序、规范的管理工作和教育村民正确使用电网的宣传工作,使山区村民依法、有序、规范操作,避免类似电击伤人事件的再次发生。

此外,有关部门还要规范山区的捕猎与狩猎工作,加强宣传教育,切实注意安全,加强管理督促,落实各项安全措施,切莫让误伤无辜村民的事件发生,切莫让悲剧再次重演!

原载《治安嘹望》杂志2007年第8期

来源:安庆公安

-END-

编辑:四夕 校稿:虎虎

策划审核:锅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门动态本月排行

热门动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