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恐怖童话故事(专治熊孩子)

首页 > 教学科研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0日 00:00编辑:利维坦来源:ZAKER新闻

19 世纪恐怖童话故事(专治熊孩子)

利维坦 8分钟前

利维坦按:注意,此海因里希 · 霍夫曼可并非那个纳粹摄影师海因里希 · 霍夫曼,而是一位生活于 19 世纪的精神病理学家。霍夫曼的业余爱好颇多,写过诗歌,也出版过讽刺喜剧,当然,他的文艺情怀也体现在了本文的这部描绘儿童行为不端的书中(结合霍夫曼的职业,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后来有学者认为,可以将这本书视为对某些孩子精神障碍的例证来研究)。

和如今打孩子屁股就等于政治不正确的时代不同,霍夫曼所在的年代,人们普遍认为犯了错的孩子接受惩罚是完全必要的,而且也不觉得这本书在对待孩子方面有多么的残酷和不道德。Struwwelpeter 这个形象后来被不断改编成电影、电视、音乐剧和漫画,甚至,上世纪 80 年代有一支后朋克乐队 Shock Headed Peters 就是以这个熊孩子命名的。

文 /Sarah Laskow

译 / 大药

校对 /Jia

原文 /atlasobscura.com/articles/original-struwwelpeter-illustrations-childrens-moral-lesson-book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大药在利维坦发布

剪刀手剪孩子指头。所有图片:HEINRICH HOFFMAN / NYPL,由 SAMIR S. PATEL 拍摄

在海因里希 · 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1845 年出版的德语童书的原版中,最著名的那个角色—— Struwwelpeter,或者 " 蓬蓬头彼得 "(这本书最后也以他命名)——在最后一个故事里出现。在这六个短小、配有手绘的短篇中,霍夫曼,这位来自法兰克福的精神病理医生,讲了几个骇人的道德故事:一个男孩在拒绝喝汤后瘦成了杆儿;另一个被受他虐待的狗咬伤,在疼痛中卧床不起;还有个因为吮拇指太频繁被割掉手指头的男孩子。蓬蓬头彼得的罪孽是他不剪指甲、不洗澡,也不梳头。他受到的惩罚残酷且独树一帜:没人爱他。

原汁原味的蓬蓬头彼得本人。

在被称为《蓬蓬头彼得》之前,书的原名并没这么吸引人。霍夫曼称它为《针对 3-6 岁儿童的有趣的故事和古怪的十五色图片》(Lustige Geschichten und drollige Bilder mit 15 schon kolorirten Tafeln fur Kindervon 3 – 6 Jahren)。纽约公共图书馆的珍稀书籍收藏中有一本 1845 年出版的原本,文中这些插画——霍夫曼手工上色的原版图——就来自于这本书。当图书馆于 1933 年购入这本书时,它是当时仅存的四本原版书之一。

第一页

书本身很薄,只有十五页,且每页都只印了一面。据霍夫曼称,因为没有其他合适的儿童书,他才创作了这个集子并把它当作自己三岁儿子的圣诞礼物。【学者华特 · 索尔(Walter Sauer)发现,有些证据表明这本书的创作没有霍夫曼所称的那么自发,他,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已经在他的年轻病人身上应用过这些故事。】霍夫曼在读书俱乐部的朋友们在当时的出版业内有一些影响力,他们鼓励他把书面向公众出版。

这本书的头版至少有 1500 本,甚至有可能像霍夫曼在给朋友的信中提到的,多达 3000 本。这些书在两年内便销售一空,从而催生了第二版。从第二版本开始,书中就对原版插图有了改动。在之后的版本中,配图变得更加详尽,蓬蓬头彼得的故事被挪到了书的最前面,更多的故事被加到了书中。

倒霉的吃指头小孩儿

这本书的名气可谓经久不衰。到 1848 年,书已经出了第六版,卖出了超过 2 万本。《吃指头小孩儿的故事》是最著名的故事之一,一个名为康拉德的小孩受到警告:他不准吃指头,否则剪刀人就会来割掉他的指头。但是他没经受住指头的诱惑,把大拇指放进了嘴里。然后你猜怎么着,骇人的剪刀人出现了,一下子就剪掉了这根触犯禁忌的指头。这个病态的家伙很快成了经典的一部分,出现在了不同的作品中。其中包括 W · H · 奥登(W.H. Auden)的诗("And now with sudden swift emergence/Come the women in dark glasses, the humpbacked surgeons /And the Scissor Man.")和蒂姆 · 伯顿(Tim Burton)的电影《剪刀手爱德华》。

他本应喝汤的。

霍夫曼没放过书中任何一个虚构的小孩。当他们做了错事,他们就得接受惩罚。比如说残忍的费德里克(Cruel Frederick),他对所有的生物都下得了狠手。他拔掉苍蝇的翅膀、杀死小鸟,还把小猫从楼上往下扔。

残忍的费德里克

但是当费德里克无情地殴打自己的狗的时候,狗报复了他。

残忍的费德里克罪有应得。

最后,费德里克卧床不起,又伤又病。而狗却没有受到惩罚,还吃了男孩儿的晚餐(坐在席上,真的)。

狗最终获胜。

大多数故事的主角都是调皮的孩子,但是其中有一个故事却是以兔子作为主角的。一个猎人愚蠢地在田间睡着了。兔子,他的猎物,偷了他的枪。

荒野中的故事,爱发先生(Elmer Fudd)一样的猎人

就像兔八哥对付他的老对头爱发先生一样,它把枪对准了猎人。在故事的结尾里没人有好下场,因为兔子的孩子在接踵而至的的混乱中被热咖啡烫伤了。

在这场倒错的追逐中,兔子拿到了枪!

大部分的故事都有着跨越时代的内涵。永远都会有吸吮拇指的小孩,也会有虐待动物、拒绝吃晚饭的孩子。" 墨水男孩 " 的故事则属于那类不会永远流传的故事——故事中三个白男孩因为肤色骚扰了一个黑男孩。

描述黑人男孩的语言不会在今天的出版物中出现。在插图中我们看到白男孩衣着整齐,而黑男孩只穿着块遮羞布(这也流露出了当时的种族主义倾向)。白男孩们因为肤色戏弄黑男孩,最后因此受了惩罚——这类教训在当下的故事书中仍不过时——但是作为惩罚的一个环节,男孩们浑身沾满了墨汁。这个故事的教训可能是他们得接受人和人的差异——但是不管怎么说,有着黑色的皮肤仍然不是件好事。

男孩们被浸了墨水瓶。

经历了多年间的再版,原本简单的插画变得越来越具象、富于细节。很快,手工上色被彩色雕版印刷取代。但是书中最早的图画依然保留着它们迷人、令人恐惧不安的魅力。即便在今天,蓬蓬头彼得和剪刀人也很难被人忘记。不用多说,你也可以想象到他们在 19 世纪德国孩子身上的效果了吧。

往期文章:

" 利维坦 "(微信号 liweitan2014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长按上图二维码,或点击 " 阅读原文 " 进店

相关标签: 熊孩子 精神障碍

利维坦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利维坦按:注意,此海因里希 · 霍夫曼可并非那个纳粹摄影师海因里希 · 霍夫曼,而是一位生活于 19 世纪的精神病理学家。霍夫曼的业余爱好颇多,写过诗歌,也出版过讽刺喜剧,当然,他的文艺情怀也体现在了本文的这部描绘儿童行为不端的书中(结合霍夫曼的职业,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后来有学者认为,可以将这本书视为对某些孩子精神障碍的例证来研究)。

和如今打孩子屁股就等于政治不正确的时代不同,霍夫曼所在的年代,人们普遍认为犯了错的孩子接受惩罚是完全必要的,而且也不觉得这本书在对待孩子方面有多么的残酷和不道德。Struwwelpeter 这个形象后来被不断改编成电影、电视、音乐剧和漫画,甚至,上世纪 80 年代有一支后朋克乐队 Shock Headed Peters 就是以这个熊孩子命名的。

文 /Sarah Laskow

译 / 大药

校对 /Jia

原文 /atlasobscura.com/articles/original-struwwelpeter-illustrations-childrens-moral-lesson-book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大药在利维坦发布

剪刀手剪孩子指头。所有图片:HEINRICH HOFFMAN / NYPL,由 SAMIR S. PATEL 拍摄

在海因里希 · 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1845 年出版的德语童书的原版中,最著名的那个角色—— Struwwelpeter,或者 " 蓬蓬头彼得 "(这本书最后也以他命名)——在最后一个故事里出现。在这六个短小、配有手绘的短篇中,霍夫曼,这位来自法兰克福的精神病理医生,讲了几个骇人的道德故事:一个男孩在拒绝喝汤后瘦成了杆儿;另一个被受他虐待的狗咬伤,在疼痛中卧床不起;还有个因为吮拇指太频繁被割掉手指头的男孩子。蓬蓬头彼得的罪孽是他不剪指甲、不洗澡,也不梳头。他受到的惩罚残酷且独树一帜:没人爱他。

原汁原味的蓬蓬头彼得本人。

在被称为《蓬蓬头彼得》之前,书的原名并没这么吸引人。霍夫曼称它为《针对 3-6 岁儿童的有趣的故事和古怪的十五色图片》(Lustige Geschichten und drollige Bilder mit 15 schon kolorirten Tafeln fur Kindervon 3 – 6 Jahren)。纽约公共图书馆的珍稀书籍收藏中有一本 1845 年出版的原本,文中这些插画——霍夫曼手工上色的原版图——就来自于这本书。当图书馆于 1933 年购入这本书时,它是当时仅存的四本原版书之一。

第一页

书本身很薄,只有十五页,且每页都只印了一面。据霍夫曼称,因为没有其他合适的儿童书,他才创作了这个集子并把它当作自己三岁儿子的圣诞礼物。【学者华特 · 索尔(Walter Sauer)发现,有些证据表明这本书的创作没有霍夫曼所称的那么自发,他,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已经在他的年轻病人身上应用过这些故事。】霍夫曼在读书俱乐部的朋友们在当时的出版业内有一些影响力,他们鼓励他把书面向公众出版。

这本书的头版至少有 1500 本,甚至有可能像霍夫曼在给朋友的信中提到的,多达 3000 本。这些书在两年内便销售一空,从而催生了第二版。从第二版本开始,书中就对原版插图有了改动。在之后的版本中,配图变得更加详尽,蓬蓬头彼得的故事被挪到了书的最前面,更多的故事被加到了书中。

倒霉的吃指头小孩儿

这本书的名气可谓经久不衰。到 1848 年,书已经出了第六版,卖出了超过 2 万本。《吃指头小孩儿的故事》是最著名的故事之一,一个名为康拉德的小孩受到警告:他不准吃指头,否则剪刀人就会来割掉他的指头。但是他没经受住指头的诱惑,把大拇指放进了嘴里。然后你猜怎么着,骇人的剪刀人出现了,一下子就剪掉了这根触犯禁忌的指头。这个病态的家伙很快成了经典的一部分,出现在了不同的作品中。其中包括 W · H · 奥登(W.H. Auden)的诗("And now with sudden swift emergence/Come the women in dark glasses, the humpbacked surgeons /And the Scissor Man.")和蒂姆 · 伯顿(Tim Burton)的电影《剪刀手爱德华》。

他本应喝汤的。

霍夫曼没放过书中任何一个虚构的小孩。当他们做了错事,他们就得接受惩罚。比如说残忍的费德里克(Cruel Frederick),他对所有的生物都下得了狠手。他拔掉苍蝇的翅膀、杀死小鸟,还把小猫从楼上往下扔。

残忍的费德里克

但是当费德里克无情地殴打自己的狗的时候,狗报复了他。

残忍的费德里克罪有应得。

最后,费德里克卧床不起,又伤又病。而狗却没有受到惩罚,还吃了男孩儿的晚餐(坐在席上,真的)。

狗最终获胜。

大多数故事的主角都是调皮的孩子,但是其中有一个故事却是以兔子作为主角的。一个猎人愚蠢地在田间睡着了。兔子,他的猎物,偷了他的枪。

荒野中的故事,爱发先生(Elmer Fudd)一样的猎人

就像兔八哥对付他的老对头爱发先生一样,它把枪对准了猎人。在故事的结尾里没人有好下场,因为兔子的孩子在接踵而至的的混乱中被热咖啡烫伤了。

在这场倒错的追逐中,兔子拿到了枪!

大部分的故事都有着跨越时代的内涵。永远都会有吸吮拇指的小孩,也会有虐待动物、拒绝吃晚饭的孩子。" 墨水男孩 " 的故事则属于那类不会永远流传的故事——故事中三个白男孩因为肤色骚扰了一个黑男孩。

描述黑人男孩的语言不会在今天的出版物中出现。在插图中我们看到白男孩衣着整齐,而黑男孩只穿着块遮羞布(这也流露出了当时的种族主义倾向)。白男孩们因为肤色戏弄黑男孩,最后因此受了惩罚——这类教训在当下的故事书中仍不过时——但是作为惩罚的一个环节,男孩们浑身沾满了墨汁。这个故事的教训可能是他们得接受人和人的差异——但是不管怎么说,有着黑色的皮肤仍然不是件好事。

男孩们被浸了墨水瓶。

经历了多年间的再版,原本简单的插画变得越来越具象、富于细节。很快,手工上色被彩色雕版印刷取代。但是书中最早的图画依然保留着它们迷人、令人恐惧不安的魅力。即便在今天,蓬蓬头彼得和剪刀人也很难被人忘记。不用多说,你也可以想象到他们在 19 世纪德国孩子身上的效果了吧。

往期文章:

" 利维坦 "(微信号 liweitan2014 ),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长按上图二维码,或点击 " 阅读原文 " 进店

热门动态本月排行

热门动态精选